來源:新華網

  “不論是《盛世普洱一跤跌走200億》還是《普洱茶神話幕後有“黑手”》的報道,我都仔細讀了,但您們的報道只揭示了當下普洱茶之亂的表面現象,其根本性的問題是出在‘普洱茶的標準’上”一位曾參與編制《雲南省普洱茶綜合標準》的成員說。
開創性的“原普洱茶”概念

  05年以前,儘管雲南已施行了兩個普洱茶標準(雲南省地方標準DB53/T103—2003、農業部行業標準NY/T779—2004),但因僅是推薦性產品標準,缺乏“從山頭到茶杯”的全過程規範標準管理。

  雲南省農業廳一官員說:“05年以後,隨著雲南普洱茶市場的驟熱,廠家、商家也如雨後春筍般涌現,多到一個縣就有559家普洱茶生產廠,由此帶來了衛生、品質等一系列影響雲南普洱茶聲譽的問題。”

  從產業健康發展角度出發,2005年6月,省政府生物資源開發創新辦公室牽頭成立了“普洱茶標準體系建設工程辦公室”(以下簡稱:新標準),並設立了由15名專家組成的編制小組。

  “但是在新標準的起草過程中,圍繞曬青茶(普洱茶原料,俗稱生茶)是否算普洱茶等問題?專家、廠家、商家等各種利益主體,紛爭不斷”省生物資源創新辦主任助理程達說。

  程達提供給記者“謅議普洱茶”的資料顯示:當時,有專家認為,曬青茶屬於綠茶,是中國茶葉界幾十年來的共識和基本常識,不能定義為“普洱茶”。要對科學、對消費者負責。反之認為,古時候的普洱茶就是指曬青茶,應該尊重歷史。如果僅包括後發酵茶,那麼普洱茶的歷史就只有幾十年,而不是幾百上千年。

  後一種觀點,實際上代表了廠家、商家等利益主體的主張。如果不把曬青茶(生茶)納入普洱茶範疇,茶企的產量和業績將受到很大影響;因為按“後發酵茶”定義為普洱茶的話,不僅生產工藝複雜,而且週期長,顯然對茶企的市場拓展很不利。

  一邊需要規範生產、規範市場,盡可能為茶企預留生存空間;而另一邊要保護消費者權益,保護產業健康發展。

  紛爭不下中,程達提出了一個折衷方案:把曬青茶(生茶)稱為“原普洱茶”,這既表明瞭普洱茶的原料身份,又準確定位了普洱茶在完成後發酵過程前的原始狀態。將經後發酵加工的稱為“普洱茶”。

一隻蘋果成了普洱榜樣

  此方案得到了編制小組的一致認可,並寫入“新標準討論稿”。但令編制小組大感意外的是,曾引發最大紛爭的普洱茶定義,在報到省品質技術監督局後發生逆轉——生茶被納入普洱茶範疇。

  對省質監局主導下出現的這一結果,專家組部分成員表示了極大不滿,但得到的回答卻是:紅蘋果、綠蘋果都能稱為“蘋果”,為什麼生茶就不能算是普洱茶?

  為此,有專家組成員拒絕繼續參與新標準的編制,並婉拒新標準最後一次評審會的出席和發言。

  記者在向省質監局求證這些說法時,有官員認為事過境遷,沒有必要再討論,而且新標準是經國家層面認可過的,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左右的。

  對現施行的新標準是否有缺失等問題,時任專家組組長的沈柏華教授,在接受記者電話訪問時表達了“胳膊扭不過大腿,現在討論使人鬱悶”後就挂斷了電話。

  程達認為,將生茶納入普洱茶定義,既混淆了兩類從外觀到內在品質、成份都完全不同的茶品,又因原料和產品同稱普洱茶,把消費者“忽悠”得找不到北。民間雖有把曬青茶(原料)稱為“生茶”;把普洱茶(產品)稱為“熟茶”的說法,但時下哪個廠家在產品上標明“普洱生茶”或“普洱熟茶”?

  “將生茶納入普洱茶,迎合茶企和政府的願望。因為對茶企來說,有了更大了運作空間;對政府來說,普洱茶產業規模迅速擴大了。”

  雲南省茶業協會秘書長鄒家駒說,將一個需要規範、科學性的產品定義,摻進不同利益主體的意見,必然會出現不該出的問題。據鄒回憶,在標準最後的評審會結束後,國家茶葉質檢中心主任駱少君也曾私下表示,不久將來,雲南人將被自己搬弄的石頭砸到自己的腳。

政府缺位 市場受罰

  省人大農業工作委員會主任潘政揚也認為,普洱生茶作為一種綠茶,在新標準中應該有嚴格的區分,同時,在產品包裝上也應強制註明,即用“普洱生茶”和“普洱茶”兩個概念來表述。

  省茶業協會一位不願具名的副會長表示,新標準定義不嚴肅和政府相關部門的後期管理缺位,使雲南普洱茶這個本應擔負做大做強的產業,被一些圖利忘義商家肆意蹂躪,搞得消費者一頭霧水,失信于普洱茶的保健功效,成為這次普洱茶大降價的導火索之一。

  據了解,由於曬青茶也稱為“普洱茶”,而且“享受”普洱茶的高價格“待遇”,自然商家開始轉向大量生產曬青茶,少做熟茶或不做。因為做熟茶不僅工藝複雜,而且週期長。

  因此,雲南省的普洱茶生產企業從2005年前的3000多個,猛增到當下的4500余家,造成原料供應緊張,價格飛漲;到市場環節又被商家和投機者“狂炒”,致使今年4月份後,雲南數個知名大品牌普洱茶生產企業的產品價格“大跳水”。

  與此同時,還給雲南茶葉格局帶來了一系列危害。一是由於普洱茶原料價格的高漲,以往一直由政府提供補貼方式指定下關茶廠生產專供藏區的“邊銷茶”,也因部分商家的囤積等行為,使原本每塊17元的邊銷茶漲到60—80元。二是曬青毛茶價格的飛漲,使素有“世界紅茶第一車間”滇紅集團生產成本大幅提高,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下降;三是香港、東南亞等普洱茶的傳統主銷區,因產品價格的急劇上漲,當地茶商開始轉向越南等國採購。

  潘政揚透露,目前,省人大正在調研製定“普洱茶地方保護條例”,從法律層面規範普洱茶的生產、流通等環節。目前該草案已進入議案階段。

  不過,大部分業界人士還認為,一個新興產業在發展期,出現各種炒作的概念和定義並不奇怪,關鍵是產業或行業主管部門應有長遠的主導,不應缺位,聽憑廠家和商家的炒作,這將使複雜的局面變得更加複雜。 

歡迎至璨園官方網站購買茶葉相關茶品 → http://www.finetea.com.tw

finet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